每家每户可以自己建个发电站,不仅可以满足自己用电,不用花钱,用不完的电量还可以上网销售挣钱——尽管国家针对分布式光伏发电出台了多项意见、办法和通知,但这样的愿景目前仍难以实现。

  “目前政策利好,大家也提出了很多创新的模式,但分布式发电仍未形成可操作的商业模式及解决办法。” 在美上市的中国光伏企业晶科能源董事长李仙德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

  落地难题

  国家能源局制定的2014年装机目标极大地提振了国内光伏企业的信心:2014年光伏装机目标为14GW,其中6GW为地面光伏电站项目,剩余的8GW则要通过分布式发电实现。业内甚至将2014年称为中国分布式光伏发展元年。

  不过,目前分布式光伏发电要真正落地,仍然面临较多待解难题。

  “首先是终端用户消纳的不确定性会影响投资收益。第二是电站完工后产权的风险性。第三是终端用户消纳的持续能力。”李仙德认为,这三个问题没有解决,分布式光伏发电恐怕难有实质进展。“投资人需要看到经济效益,需要清楚地看到一个可计算、可预估投资回报率,这样投资人才会愿意参与进来。”

  正信光伏CEO王迎春也曾表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虽然国家非常重视分布式发电,也先后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提振光伏行业,但现实情况并不乐观,融资难、建设成本高、回收期长、并网难等问题还得进一步完善。“希翼政府将分布式光伏发电纳入城市规划与建设。不仅仅对大家的环境起到了保护作用,也全面展示智慧城市发展成果,有效促进成果转化与项目对接,进一步推动我国智慧城市建设。”

  国家发改委国合中心国际能源所所长王进也曾对媒体表示,一方面分布式光伏发电在中国刚起步;另一方面则在于政府正处于体制改革时期,实行简政放权,光伏项目审批权下放到地方,但地方仍需要研究和消化,地方职能还未跟上。

  “为什么投资人更愿意投资大型地面电站,却对分布式光伏发电犹豫不决?主要是前者所发的电能够全部并网,并按发电量结算,投资回报率清晰可计算。”李仙德认为,如果分布式光伏发电也能享受同样待遇,发出来的电也能被电网全部收纳,再通过电网的调节能力输配,就能解决他认为存在的三个难题。“银行看到清晰的财务收益模型,就愿意融资给企业,资金问题也解决了。”

  融资困境

  据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今年“两会”期间了解,多家国内光伏制造大厂负责人也均提交了希翼国家能加快分布式发电发展的建议,几乎所有的企业家都呼吁希翼享受公平的融资待遇。

  “目前银行给予光伏企业贷款的利率普遍较高,且贷款门槛也高。一般而言,光伏企业在申请银行贷款时需提供额外等额担保。目前只有少数银行能够提供10年甚至15年以上的长期贷款,多数商业银行给予的贷款期限最长为5年,这与光伏电站通常25年的运营期限不匹配。开发商多以短期债务融资来做长期回报安排,容易出现流动性风险。”王迎春说,尽管已有多项国家支撑政策出台,项目开发流程及其管理还未完全理顺,补贴具体的落实还有待进一步观察,大多数银行业金融机构在面对开发商融资申请时持等待观望态度。

  “比如开发下游电站,国企央企就能较容易获得项目贷款,资金成本又远低于市场正常值,‘低息免息’这一差距就人为地硬生生把进入门槛拉高了,让一些专业优质的民营企业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上,甚至根本也没有参与的资格。”李仙德说,“民营企业渴望公平的机会、公平的融资环境、对等的对话。民营企业竞争活力强,不怕竞争,担心的就是没有公平。”

  王迎春也表示,主要希翼央行能在电站建设期给予融资支撑,及贷款利率下浮的政策支撑,提升分布式电站开发收益,这样才可能真正让分布式一步步进入寻常百姓家。“政策落实方面最担心是审判时效性问题,因为目前很多电站补贴政策都是有时间要求的,如果审批流程过于复杂,时间过长,恐怕会错过建设最佳时间,希翼贷款及补贴资金审核权限下放,审批时间缩减至1个月之内。”